菜单

威利斯人领导者未有市场,本色干部

2019年5月13日 - 国际

原标题:用制度让“双面”官员没有市场

“台上一套,台下一套,说一套,做一套;人前是人,人后是鬼……”面对记者,山东省委原常委、济南市委原书记王敏如此描述自己贪腐堕落的“两面人生”。从“激情燃烧岁月”一步步走向歧途,如今的他,几度流下忏悔的泪水,却再也洗不掉身上的污名。
纵观十八大以来落马贪官,一面大讲纪律和规矩、一面仍不收敛不收手的“两面人”为数不少。四川省委原副书记李春城曾多次发表反腐倡廉的“高见”;江苏省南京市原市长季建业曾有过各色“廉政佳话”;而王敏也曾有过“一个班子,尤其是党委书记过不了廉洁关,就没有担当的资格”的正色危言。但是,贪腐堕落的斑斑劣迹却不留情面地拆穿了他们的“两面人生”,葬送了他们的政治前途。
没有哪个干部天生就是贪官,贪官的堕落轨迹,始于私欲膨胀和观念跑偏。在踏上工作岗位之初,他们也曾有过坚定的信仰和创业的激情,他们也曾是领导眼中的可造之材、同事身边的先进楷模、群众心中的好官良吏。是什么让他们成为了党和人民的罪人?“是丧失理想自毁人生,是贪欲诱惑坠入深渊,是失去约束放纵自己,是淡忘法纪胆大妄为,是脱离组织迷失方向……”王敏在《忏悔书》中写道,“归根到底是自己价值观出了大问题”。正是不该伸的手、不该开的口、不该动的心,将他们引向不该走的歧途。正是心中一念侥幸,让他们背叛初心,将廉洁信念换做规避风险的表面文章,最终铸成大错。
没有哪个贪官天生就会演戏,是权力失控和监督缺位让他们有了表演的空间。这些“两面人”并不是患上了人格分裂症,而是晕眩在权力的光环下。对他们来说,手中的权力早已失去了应有的约束,异化为沽名钓誉的工具、挥霍纵欲的资本和权钱交易的筹码。“两面人”的堕落并非一朝一夕,正是监督缺位与自律缺失一同推波助澜。身边的领导和同事对他们的问题不可能一无所知,但往往顾及面子、旁敲侧击,没有当头棒喝、猛击一掌,甚至出现“边腐败边提拔”的状况,纵容他们在错误道路上渐行渐远。
严是爱,松是害。从严治党是对每一名党员干部的大爱。从严治党必须提高党内监督有效性,在日常管理中体现出责任和担当。要加强对一把手的关注和了解,发挥巡视的利剑作用,决不允许有独霸一方的
“绝对权威”。要抓早抓小,触犯了纪律就要及时处理,决不能放任自流,造成干部要么是“好同志”、要么是“阶下囚”。要让纪律严起来、落下去,充分发挥纪律的正面引导和惩戒警示两方面作用。
王敏贪腐堕落的“两面人生”,教训深刻,发人深省。党员领导干部必须引以为戒,决不能跟党装“两面人”、耍两面派。要始终牢记权力来自于党和人民,时刻践行“三严三实”要求,按本色做人、按角色做事,做忠诚于党、表里如一的好干部。

“两面人”一词首次出现是形容徐才厚,指的是官员“一边反腐一边腐”的现象。有的“两面派”官员在在台上讲廉政,平时里省吃俭用,或以“慈善”之名将受贿所得财物进行捐赠,私下里却是在承揽工程、林地流转、参业用地指标分配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。(9月6日,搜狐网)

威利斯人,台上大谈廉洁,台下大肆贪腐,所谓“廉洁语录”不过是其刻意装扮的“画皮”。究其目的,其一,不过是为掩盖劣迹,为自己贪腐挂上护身符。其二,以“动动嘴皮子”对上赢得好印象,对下获得好名声,给上司和公众制造错觉,以博得更多升迁之机。

实践证明,贪官多有“两面性”,在明处他们是无私奉献的劳模,是为人民服务的公仆,是反腐倡廉的典型;在暗处,他们贪财、贪色、贪权,贪恋锦衣玉食的生活享受,成为金钱的奴仆、人民的罪人。贪官故意低调的生活作风似乎成了一种保护色,装穷相,扮朴素,他们用这种“障眼法”来蒙蔽群众、欺骗组织。

反思“双面贪官”存在土壤,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相关制度没有发挥应有的效力,权力运行得不到应有的规范,公开透明的要求得不到保障,全方位监督难以落实。所以,对于“台上像孔繁森”的官员,我们不仅要听他在台上是怎么“说”的,更要听台下的群众是怎么“说”的,要最大限度地畅通监督渠道,充分发挥人民群众的监督制约作用,真正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,让“双面人”贪官在阳光下显形。

贪腐不会写在脸上,衡量官员清廉与否,不仅要听其言、观其行,还要剥其画皮,鉴其内心。由此可见,整治“做戏”之风,没有单一灵丹妙药,只能“多管齐下”、“软硬并举”,制度规范、纪律限制、严格监督、道德约束缺一不可。当然,最关键的,就是要让即将走上岗位和已经在岗的官员,都清楚自己的权力是人民给的,自己的乌纱帽随时都可能被老百姓摘掉,唯此他们才会老老实实做人、认认真真做事,而不是乖乖巧巧做人、认认真真做戏。

(作者:竹轩)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